• 首页|
  • 国际频道|
  • 国内频道|
  • 财经频道|
  • 政务频道|
  • 娱乐频道|
  • 体育频道|
  • 舆情频道|
  • 炭排放|
  • 关于我们|
  • 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舆情频道 > 涉桂舆情 >

    名校优秀生挂职基层干部,福建引进生制度6年实

    2018-08-02 19:44 来源:未知  责任编辑:环江网

    “作为引进生,我在基层、在山区找到了舞台。”今年是福建省三明市明溪县委书记、引进生李腾到福建干事创业的第6个年头。

    2012年以来,福建省探索从清华、北大、人大等名校引进优秀博士、硕士毕业生,直接挂职副县(区)长、副镇长等重要岗位干部,并配套多项措施重点培养,旨在战略性培养储备年轻干部。这一特殊的引进生制度引起了社会关注。

    名校毕业的高学历专业人才,一出校门就成为领导干部,如何完成从学生到领导干部的转变?如何真正融入基层,通过奋斗作出干部群众认可的实绩,收获个人成长?近日,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在福建多地蹲点调研,采访当地干部群众和引进生,对引进生制度实施6年来的实效进行了调查。

    本刊记者发现,以“80后”“90后”为主体的引进生有理想信念、专业本领、创业激情,善于发挥自己专业特长,利用母校资源,在地方产业发展、项目引进、企业转型升级、民生项目建设等方面作出了实绩,给基层带来一定变化,赢得了干部群众认可。

    “引进生有理想但缺韧性、有知识但缺实践,有情怀但不够纯粹。”福建省厦门市副市长孟芊说,引进生群体具备成为党政领导干部的部分素质,但一定要在基层熔炉中锻造才能成才。

    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

    “基层工作直接面对的是群众多方面的利益诉求,只有深入扎根,才能了解群众在想什么,才不会决策失误。”引进生邹渊的感慨源于一次“碰壁”的经历。

    原来,有一个乡镇的道路要进行“白改黑”,按照以往经验,改造后道路整体提升,村民肯定欢迎。但没想到,因一位村民不同意,工程被迫暂停。邹渊下乡调研时,有村民道出原委,“我们村没有平地,平时只能在村道上晒谷子,柏油路不如水泥路好用。”

    接受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采访的多位引进生坦言,从学生到领导干部的角色转换,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要“过关”没有捷径,只有俯下身、沉下心,在扎根中熟悉基层,从一次次“碰壁”中吸取教训、锻炼本领。

    因对基层缺乏了解,北大硕士、引进生万超对一次会议记忆犹新:“刚任邵武市大竹镇党委书记,第一次开党政工作会议,各分管领导拿出了20多项工作提请研究,比如项目是否要公开招标、用地指标怎么争取等,都需要主官拍板,我几乎都没接触过,完全懵了。”

    引进生李施军在一个传统闽南村包村时,曾因语言不通工作遇阻。“为拉近与群众的距离,我下决心学会闽南话。”李施军说,他在工作之余苦学当地方言,终于在一次村民大会上全程用闽南话发言。村民报之以热烈的掌声,李施军也赢得了村民的支持和信任。

    本刊记者在多名引进生任职的县区采访发现,引进生们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,没有太多包袱,不易受到当地官场陈规陋习影响,敢于碰硬。同时,在破解基层遭遇的难题时,善学习、肯钻研,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方式解决问题,取得较好效果。

    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“条子生”问题,引进生邵明松任宁德福安市副市长期间主动作为,大刀阔斧开展中小学招生改革。改革中,陆续有人“软硬兼施”通过各种渠道“打招呼”。

    “改革一开始就没有回头路。只要我给任何一个人开了口子,教改就是失败的。”顶住压力的邵明松说,在市委全力支持下,电脑摇号排位全面推行,“条子生”在福安成为历史。

    在福建省级贫困县三明明溪,本刊记者看到,新建的幼儿园、小学教学楼宽敞漂亮,配备了不逊色于省会城市的教学、文体设施。李腾告诉本刊记者,两年前刚到明溪时,孩子们还在危楼里上课,尽管已经规划了新址建幼儿园和小学教学楼,但由于一些“钉子户”不肯搬迁,这项工作拖了多年没法启动。

    “看着那么多孩子每天在危楼里上课,我好几天晚上睡不着觉,下定决心要把新教学楼盖起来。”李腾和福建省住建厅法规处到明溪挂职副县长的同事一起,反复从法律、政策角度完善拆迁方案,顶着压力,依法完成拆迁工作。拆迁后,既顺利完成了幼儿园和小学的新建工作,也没有因处置不当造成影响稳定的事件,赢得了群众赞扬。

    清华博士、引进生沈晓文任南平浦城县委副书记时,当地一个房地产项目欠薪引发100多名农民工上访,作为承建方的上海一家建筑公司拒不付薪。沈晓文仔细研究相关法律,发现政府早前曾对承建方下达过“支付令”催缴资金,而这个支付令具有法律效力,超过时限未支付的,可以追究刑事责任,以此为谈判筹码,承建方很快付款。

    “娃娃书记”视野阔

    仲夏,闽北邵武大竹镇的省级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园内,绿树苍翠,花果飘香,前来休闲避暑的游客络绎不绝。

    “几年前的大竹没什么产业,镇财村财几乎都是依赖烟叶种植的补贴,干部也精神不振。但现在不一样了。”谈起这些年的变化,大竹镇党委副书记邱伟明打心眼儿里高兴,“有省级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园的金字招牌,现代农业、乡村旅游迅速发展,目前已注册15家现代农业发展公司,成立了20多家合作社和家庭农场”。

    大竹镇大竹村多名村干部告诉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,以前村里的田地是一小块一小块、弯弯曲曲的,经过土地流转、整合,现在都是高标准农田,四四方方的;以前的路是砂石路,现在是宽阔整齐的水泥路;以前到田里要穿水鞋,现在可以穿布鞋。

    大变化背后,与两位“娃娃书记”的努力分不开。

    2013年至2017年底,沈晓文、万超先后在大竹镇任党委书记。清华北大的高材生到镇里当书记,是件新鲜事。“干部群众一方面对他们寄予厚望,希望能帮镇里引进项目,带领大家改变大竹面貌;另一方面也犯嘀咕,这么年轻的干部,刚从学校出来也没什么经验,到乡镇能干好吗?”时任大竹镇镇长林敏说。

    当时才30岁出头、第一次当“一把手”的沈晓文坦言,刚到大竹镇时心里也没底。“经过深入调研并听取干部群众意见后,逐渐明白要调动干部的积极性,就一定要通过干事创业来鼓舞大家,就是要把项目引进来,让干部有事情干,让大家看到奔头。”

    4个月后,结合大竹生态优势和乡村旅游资源,沈晓文提出申请省级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园区的想法。这在当时干部干劲不太足、发展办法不太多的大竹,引起不小震动,因为“镇里几乎没人知道示范园区是什么样子”。

    多名受访干部还记得,那时沈晓文三天两头往省城跑,反复向有关部门负责人推介大竹的优势,省农发办相关负责人也被他拉到大竹实地考察。经过激烈竞争,大竹不仅拿下了省级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园金字招牌,还获得6000多万元的项目资金。镇里干部的精气神一下就起来了,干事创业的氛围也被带动起来。

    万超接任沈晓文任大竹镇党委书记后,针对镇里民生基础设施欠账多、水利设施较为落后等状况,多方筹措资金,投入3000万元在大竹溪畔建起了生态护岸工程,保护两岸庄稼和烟叶田。此外,通过土地流转,种植铁皮石斛等名贵药材,发展林下经济,同时每亩土地流转后,农民一年收取400~600元不等的租金,还可以到合作社和农场务工,男劳力一天收入超过100元。

    从开始的犹豫、观望到跟着一起干、信任、拥护,沈晓文和万超通过基层作为赢得了当地干部群众的认可。不少干部群众说:“他们视野开阔,善于研究政策,也能很好地对接省里、市里的各种资源,给镇里带来新的气象。”

    “两个‘娃娃书记’没什么架子,经常拿个小板凳,坐在村民家门口拉家常。到了收获季节,挨家挨户到村民家询问亩产情况,遇到汛期灾情,顶在一线指挥,大家对他们印象很深。”邵武市大竹村村民李孝顺说。

    在基层磨砺中实现家国情怀

    作为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的博士,李腾2013年就来到福建。他在福建老工业基地永安挂职副市长期间,经过深入调研,提出发展新能源电动汽车进军汽车行业的发展路子,并发挥专业特长,吃透产业政策,外出招商引来中科动力电动汽车公司,投资10亿元,产能达6万台,使永安在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占据一席之地。

    “福建提供了干事创业平台,可以踏踏实实为群众做些事。”年仅34岁的李腾说,如果奋斗只是为了在北京等大城市有套房子,开一辆好车,感到“对不起自己的一生”。

    泉州市纪委秘书长、清华大学博士郭宁说,引进生群体出生、成长于改革开放之后,经历了国家翻天覆地的变化,“四个自信”更强,更愿意扎根祖国基层发展。

    “青年人的成长应当和国家、民族的前途命运密切联系在一起。”曾担任清华大学招生办主任的孟芊说,新时代下,要创造条件把更多优秀年轻人吸引到基层去,让他们投身到基层实践中去。

    据统计,目前,引进生已促成校地、地企合作200余项,争取到各项补助资金10多亿元,协助引进或对接项目近500个,总投资超过800亿元。

    福建三明市委组织部部长陈炎标、福建宁德市委组织部部长郭学斌告诉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,不少引进生放弃了国内一线城市、甚至是国外的高薪工作来到福建偏远县乡任职,他们有报效国家、服务人民的家国情怀,也期盼在基层磨砺中成长。

    同时,多位受访的引进生及基层干部群众也提出,虽然引进生群体总体素质较高,在各自岗位上发挥了较好作用,但优缺点相伴相生,例如,有的引进生基层工作经验不足,处理驾驭复杂问题感到力不从心,接地气不够;有的引进生存在优越感,较为浮躁,急于作出业绩,这可能影响了其决策的科学性以及与干部群众的和谐相处。

    “引进生面对复杂问题,最欠缺的就是经验。”宁德古田县县长、引进生党帅说。

    陈炎标打了个比喻:“引进生就像刚拿到驾照的‘新手’司机,‘基本操作’都会,但‘里程数’不够,还需要继续在基层历练。”

    “有个别引进生担任了3至4年副处级岗位后,就表现出希望尽快被提拔的心理。”郭学斌说,“干部成长不能一蹴而就,年轻干部更需要‘墩苗’,组织部门要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从政观。”

    有受访基层干部提出,“引进生在基层的时间不能太短,不经历磨砺,就难以发自内心地对基层、对群众产生深厚感情。”多名受访基层干部提醒,有的地方片面强调引进生多岗位锻炼,每个岗位蜻蜓点水,这则助长了一些引进生的浮躁心态。

    李腾说,近6年在基层、山区创业的时间过得很快,“因为把精力都花在了为老百姓办实事上。如果老想着自己职务的晋升,就会感觉很焦虑。”

    一些在基层作出实绩、赢得群众认可,也收获了个人进步的引进生说,要在扎根基层中培养对人民群众真正的深厚感情,始终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,“基层是大舞台,融入才能收获成长。”

    创造条件把优秀年轻人吸引到基层

    “引进生工作事关长远发展。”福建省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胡昌升对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表示,这是一项战略性选拔、培养、储备优秀年轻干部的重大举措。

    实施6年来,具有创造性、引领性的引进生制度已逐步成为福建省人才工作的一项品牌。福建省厦门市副市长孟芊说,引进生制度给了优秀年轻人服务基层、在基层较快成长的机遇,是培养高素质专业化党政干部,储备、培养专业技术人才队伍的有益尝试。

    本刊记者采访了解到,引进生不仅有高起点平台,福建各级组织部门还精心制定培养方案,包括博士引进生挂职副县长期间兼任乡镇党委副书记,硕士引进生挂职副镇长同时挂村,组织部门定期培训,安排经验丰富的领导干部或专家担任导师手把手指导,等等。

    两年挂职期满考核合格的,按照“双向选择、自主自愿”原则,在省市县乡四级统筹安排岗位,博士引进生纳入正处级后备干部管理,硕士引进生纳入副处级后备干部管理,引进生可选择继续留在基层,也可以选择到市直、省直等机关单位任职。

    多名受访引进生告诉本刊记者,每年报考引进生的人数不少,竞争激烈。

    福建省委组织部人才处有关负责人介绍,“引进生的资格条件和选拔程序严格,要求本科毕业于原985高校,硕士、博士基本限于清华、北大、人大三所高校,并有担任学生干部和参加社会实践经历,经过初审、笔试、面试、考核、公示、省委组织部部务会议研究等环节才最终确定人选。”

    2012年至今,福建选拔引进6批次214名引进生,其中博士109人。现有16人提拔为正处级领导干部,包括1名县委书记、3名县长,省直机关处长1名,市直机关主要负责人5名,还有11名引进生担任乡镇党委书记、乡镇长,有85人在2016年市县乡领导班子换届中充实到县乡党政班子中去。

    福建省委组织部近期的一次问卷调查显示,94%的人认为引进生能胜任工作,92.4%的人认为引进生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上发挥了积极作用。

    2017年以来,福建在原有党政类引进生基础上,新增选拔国企类引进生到省属国有企业工作;今年,又增加了科研类、医疗卫生类、规划建设类引进生。

    福建省委组织部分管人才工作的负责人表示,未来5年内,将选拔引进800名北大、清华、人大等的优秀毕业生,战略性培养党政后备干部,国有企业、城乡规划、医疗卫生、科研等领域人才。

    多名基层干部提出,对于引进生制度,组织上要完善筛选、培养机制,让引进生多“墩苗”,不能把基层岗位只作为“锻炼”“镀金”的跳板。在选拔上要注重实绩,注重群众口碑,创造条件让引进生真正“沉下去”,在基层干出实绩,真正赢得群众认可。(文/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郑良陈弘毅 王成)

     

    上一篇:厦门警方提醒:学位明码标价买卖?造谣!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今日重点
    更多>>娱乐频道
    友情链接:
    国际频道 | 国内频道 | 财经频道 | 政务频道 | 娱乐频道 | 体育频道 | 舆情频道 | 炭排放 | 关于我们 | 专题推荐 |
    Copyright © 2013-2014 环江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桂ICP备15000602号-1